技术原理:大脑视觉通路优化技术系统
      一、正确认识视力 众所周知,眼睛的视觉能力、视觉功能跟本上是受我们大脑的视觉系统直接支配和控制的,而且眼睛重要的视觉能力、视觉功能也本来就从属于大脑视觉系统的。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认为:眼睛本来就是大脑的一部分,眼睛是大脑的延伸、是大脑与外界发生联系的窗口。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依据或根源所在。但是,大脑视觉系统、视觉功能在相关屈光不正形成、发展和对视力影响却长期没有得到视光学界应有的关注或重视,尤其是在解决青少年近视眼问题方面,人们依然习惯性地把思考内容、解决方案等限定或禁锢在物理光学的范畴,从而导致很多视光学问题长期得不到有效解决。 应该指出,大脑是我们整个人体系统的司令部、指挥所,是各种人体活动、生理功能、新陈代谢统筹指挥、调整协调中枢核心。而在所有的人体系统中,眼睛不仅与大脑直接相连,而且与大脑的互动联系也是密切的,所以,大脑更是我们眼睛和视觉的中枢核心。事实上,大脑对眼睛的控制协调、大脑的视觉能力视觉功能也是相当重要和显而易见的,著名案例就是大脑的“倒像”功能——大脑视觉系统能够把原本成倒像的视网膜影像完善地正转过来。同时,那些重要的双眼视觉功能也是完全由大脑系统和在大脑系统的协调控制下完成的,其中就包括常见同时视、融合视和立体视功能等。 “视力”是眼睛最重要的功能之一,也是眼睛最常见的问题和大家所关注的焦点所在。当然,完整的“视力”概念相当宽泛和系统,例如我们有所谓中心视力、周边视力,有运动视力、立体视力,有明视力、暗视力,有远视力、近视力和矫正视力等等多种不同的视力概念。然而,就一般意义的中心视力而言,眼睛的视力到底诞生在何处?到底是在视网膜上、还是在我们的大脑皮层? 我们研究认为,视网膜上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视力,视网膜上只有分布得井然有条、错落有致的视觉细胞,当外界物象投射影像到视网膜上时,自然会触动引发视觉细胞的反应,启动视觉细胞神奇的光电转换过程。当然,不同的人、不同的视觉状况其视网膜状况并不相同。除了一定程度的视觉细胞质量和分别状况差异外,就只有外界物象在视网膜上投射影像状况的差异而已。这种差别在于投射影像的状态或质量,在于投射光线跟视觉细胞之间光电转换的质量和效率。例如影像更清晰或模糊、影像更到位或更偏位、影像更分散或更集中,以及光电转换更困难或更顺畅,等等。这些差别当然会显著影响眼睛的视力,但在视网膜这里根本就不会产生什么视力,也不能完全表达视力优劣。“视力”是诞生在大脑的视觉区域的大脑反应,眼睛的“视力”是我们大脑视觉系统对外界物象识别能力的反映。良好的视力需要我们的眼睛具有正常的组织、构造和功能状态,确保外界物象在视网膜上形成相对清晰的理想影像是大脑系统获得良好视力的基础,而大脑的视觉系统、视觉能力在其中发挥着支配性和决定性的作用。 一般情况下,良好的视网膜影像是良好大脑视力的基础和保证。但事实上,良好的视网膜影像并不能完全确保眼睛拥有正常的视力,这就像一些弱视状况。例如,大多数屈光不正性弱视者可以通过合理的屈光矫正而获得比较正常的视网膜影像,但是在视觉通路视觉功能完善之前,其视力却是低常的。只有通过有效的视力训练、视觉功能完善,尤其通过对大脑视觉系统、整体视觉功能的系统优化整合,弱视者的视力才会获得逐步的提升。同样,在一些特定的非正常视网膜影像或者模糊影像、离焦影像的状态下,眼睛却往往也能够拥有正常或良好的视力状况。例如,那些轻度屈光不正状况者,尤其是轻度远视、轻度散光的人。严格而言所有那些所谓正常视力者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正视眼(正视眼是一种现实中并不存在的理想态屈光状况),他们普遍存在一定程度的屈光不正状况。而且,确实其中也有相当比例的明显屈光不正者,这些屈光不正不仅包括中低度数的远视、散光,甚至也包括相当程度的近视眼,但是他们却能够很好地表现出正常稳定的视力状况。此外,通过研究和实践也表明,通过科学系统的脑力影像、像差优化,我们也能够让许多各种屈光不正者,包括远视眼、散光和青少年近视眼,逐步改善提升视力状况,重新获得良好而且稳定的自然裸眼视力。 大脑的视觉系统、视觉功能对于视力状况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良好的大脑的视觉系统状况、视觉功能是确保获得良好视力状况关键和决定性因素,如果大脑视觉系统得到充分优化完善,我们的眼睛甚至能够克服视网膜的模糊影像,获得离焦状态下的理想视力状况。同样,如果大脑视觉系统存在障碍,即使视网膜影像是理想清晰的,但我们的眼睛依然会处于不良的视力低常状况。 以大脑视觉系统优化为核心、以调节功能拓展和完善为重点的“大脑视觉通路优化理论”,是建立在融物理、生理、心理为一体的现代视光学理论基础上的创新和发展,在大脑视觉中枢、视觉系统的统领下,通过系统完整的视功能优化训练完善,在自始至终细致的视功能检测评估引导下,强调科学、安全、系统,重视针对性和个性化需求,实现“视”与“力”的对立和统一,“视”与“觉”互动和协调。 像差的概念是光学特征和光学缺陷的表达,包括低阶像差和高价像差两大类。在视光学中,低阶像差就是通常人们非常熟悉的远视、近视和散光,高价像差是多种光学缺陷的总汇,包括球差、色彩、弥散、光学异常等等,它们的存在是影响眼睛视力和视觉功能的重要因素。在视光学的理论和实践中,我们越来越多地需要考虑到像差的概念。 眼的像差不仅存在,而且形式、内容和状况也是多样化的,尤其是高级像差非常复杂多变。鹤影国际的理念是采用视功能优化训练手段,利用不同眼组织像差能够一定程度得到互相补偿的原理,通过高阶像差的改善来获得视觉质量、视力状况的有效稳定提升,达到类似于低阶像差得到有效矫正的状态——视力有效稳定达到1.0以上。 

      二、离焦状况下的1.0视力 鹤影国际提出离焦状态下的1.0视力理论真正含义就是在保持离焦性质、离焦程度和离焦状态相对不变的前提下,通过对眼的整体视觉功能优化完善——分别包括屈光调节能力、调节质量、视网膜影像状况和大脑视觉系统的图像接受处理能力的完善,来实现视觉质量的改善和视力状况的有效提升。鹤影国际在近视方面的突破是根本性的和革命性的。鹤影国际明确了青少年近视眼发生、发展的核心机理――视觉活动中,尤其是视近用眼时,我们大脑视觉系统获得的视觉影像的质量和稳定性不佳;同时,我们还进一步确定了近视眼形成的关键影像因素――在青少年屈光发育、视觉功能建立期间,存在以大脑视觉系统为核心的整体视功能问题。于是,鹤影国际创造性地提出了“大脑视觉通路优化技术系统”理论和“离焦状况下的1.0视力”的全新观念。 实践表明,我们不仅实现了近视眼的有效预防和控制,真正确保近视眼度数不再增长发展,而且,完全实现了让18岁以下、近视度数-600D以下青少年告别近视、重现自然裸眼视力1.0的目标。 鹤影国际的技术突破可以通过以下三幅完整程度不同的眼球系统图片来进行叙述。 第一幅眼球剖面图是较常见的。人们习惯依次来描述眼球的构造、探讨屈光调节、分析视觉形成的路径、演示视觉功能等。但是,这个图显然是严重缺失的,它把很多重要的视觉器官和视觉过程中的重要环节忽略了。 更完整的眼球状况至少还需要包括眼球外面的重要视觉关联组织――完整的眼外肌和复杂丰富的视觉神经组织。它们对于眼球运动、视觉活动、视觉功能等绝对不是可有可无、无足轻重的。右面的这幅眼球图包含了眼球和眼球以外的运动肌肉系统和视觉信号的神经传到部分,结合第一副眼球图,就可以更好地来描述不同视觉状况条件下的眼内状态变化、眼球形态与眼球运动,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提示了眼球与大脑系统、视觉与大脑系统的密切关系。但是,应该说这幅眼球图依然没有把视觉系统中重要、核心的大脑视觉系统完成显示出来。

      三、大脑与眼镜、大脑与视觉的关系 大脑视觉系统与眼球系统存在重要和密切的关系,而且这是一种特定的支配和被支配关系。视觉反应其源动力来自外界图像的刺激,这种图像刺激信息经过眼球系统映射到视网膜传递到大脑后,经过大脑系统的处理,并迅速形成反馈,指挥控制眼球系统做出适应性调整――促使眼球系统视网膜成像更完善,以便大脑视觉系统获得更好的视觉信息。在所有的视觉活动中,大脑视觉系统与眼球系统的互动是非常密切、全方位和多层次的,而且,大脑视觉系统处于更重要的绝对支配地位。其实是大脑视觉系统本身存在的视觉图像优化处理能力,这里也包括对图像的纠错、补偿和清晰化处理等内容。研究表明,人类大脑的图像优化处理、解析能力是巨大的,它不仅可以对那些处于非正常状态的图像进行必要的补偿、修正和完善,也能够有效改善图像的清晰度,甚至可以把倒着的图像正转过来。所以,事实上,大脑视觉系统对于模糊影像的清晰化处理是完全能够胜任的,也是非常重要和可靠的。 

      四、重要的结论 (1)视觉诞生在大脑,视力是大脑对外界图像的最终反映。 屈光不正与视力实践存在粗略相关的关系,但它们不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而且在特定状况下,甚至完全不相关联。 (2)眼睛是属于大脑体系的一个固有组成部分,眼睛或者眼球组织仅仅是大脑与外界联系的重要通道。眼球活动全部受制于大脑,眼球组织的相关视觉活动。视觉功能调整是为满足大脑视觉需求而服务的。 (3)何谓标、何谓本? 眼球系统是标,大脑视觉系统是本。大脑视觉通路优化技术系统是以大脑视觉功能为核心,是针对整体视觉系统的调整、干预和优化,重在治本、标本兼顾,也是我们确保青少年得到真正有效控制,重现自然视力1.0以上,让青少年获得持久稳定视觉健康的基础和保障。

 

  
2017-2019鹤影国际服务平台版权所有
QQ:531402509
微信号:jseecanKF
邮箱:kf@jseecan.com
电话:400-9288-833
工作时间:8:30~20:00